Tuesday, May 06, 2014

Counting Days...

带点矛盾却又非常期待着结束的同时也非常不舍即将离开之前一般相处愉快的同事们(当然这不会包括恶魔,小人,双面人和假好人等)。

三月里某一天的决定,最后痛定思痛,还是以自身的健康与快乐为前提,敲定了离职一事。
我并不快乐的日子并没有在我有了决定后就变得轻松愉快得多,因为除了之前的战友同时之外,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我最亲的家人。

所以,每每老爸问起我换了新project一段时间了,工作还好?适应得来吗?
“嗯~”
这样的回答,往往都是在转过身后,快快把肚子里塞。

不说,是不想他们若听了之后替我担忧难过,又或者爱莫能助的无助感。
但,说也并不会全然理解我的感受,工作上面临的人事物的压力和不快。
真的,这个工作环境和压力非亲身亲历,旁人难以理解。

我一直在观察着自己,转换了project后自己操刀的那些日子里,尤其面临压力和时间赛跑时,我已经是另一个我了。一个失去了笑容,光彩,自信,消极,暴躁,情绪化,易怒的我。
我并不想失去自己,甚至因情绪的波动发泄或伤害了关心我的家人以及影响自身的健康。

于是,下了决定后,我依然选择了保持沉默不说,隐瞒我的不快。

不说,隐藏在心底是一件很沉重的负荷,没有强大的内心,随时touch到那些忍受的辛酸和不快就轻易要脱口而出,根本都无需强忍。不想成为一直都在埋怨,所以苦恼自己就够了。所以,一直在训练自己忍耐和坚强下去。

越看似里最后一天的两周,恶魔变本加厉的把更多事务丢过来给我处理,更在新人面前出演下马威,平时不见那么好心好意的恶魔,却天使般的善意来解释我应该怎么处理(其实,恶魔越说就越模糊,不说还好)。

我严重的动肝火两回。
一次,足以令一整天内我的情绪颠倒到顶点,极度难受,难过的一天。(也是令到久违去了流浪的大姨妈突然归来)这件事真的影响我最深,也是我认认真真深思熟虑的一点。

第二次,我忍受不公平待遇之下忍无可忍地回应了恶魔,气到极点的我,过后发现握着滑鼠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没有离开,也许无法逼使自己尝试新的改变,狠狠地作决定,选择。
我深信并希望未来的路会充满色彩~

我不喜欢告别,要告诉我自己明天要笑着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