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04, 2014

简简单单,笑一笑

决定当个快乐的孩子王!
六月至今,已经三个月过去了。
在这小小的快乐天堂里每一天和一群来自不同星球的“真人”真的很快乐~
每一天,就只抱着纯粹喜乐,纯粹天真,纯粹简单而活。
就这么简单快乐。



这是我初次与他们见面时的小小游戏。小小游戏,别有意思。

有时候,我认为身旁/熟悉的他/她是长这个样子的...
有时候,我认为身旁/熟悉的他/她应该符合这些形容词...
有时候,我认为身旁/熟悉的他/她喜欢的应该是这些...
可是...
现在的我又好像并不全然认为身旁/熟悉的他/她是长这个样子的...
现在的我又好像并不全然认为身旁/熟悉的他/她应该符合这些形容词...
现在的我又好像并不全然认为身旁/熟悉的他/她喜欢的应该是这些...
有点熟悉却又有点不熟悉他/她了。
怎么办好呢?

作品交上来后,我要他们猜猜看他/她是谁?
听着一个一个念出他们的句子,他们都笑成一团;
看到对方给自己的画像,更是有人笑翻了天,也有人哭了,
因为他/她把对方丑化了,美化了。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后记:如今三个月相处了下来,我看也可以是时候对我开刀了吧~)

Saturday, August 02, 2014

新一代的牛郎织女

"I'm in love with you, and I'm not in the business of denying myself the simple pleasure of saying true things. I'm in love with you, and I know that love is just a shout into the void, and that oblivion is inevitable, and that we're all doomed and that there will come a day when all our labor has been returned to dust, and I know the sun will swallow the only earth we'll ever have, and I am in love with you."
~ The Fault In Our Stars by John Green ~
祝天下所有情人 :七夕情人节快乐!


Saturday, July 05, 2014

《那些美好时光》

我记得那些温柔地对我微笑的脸孔;
我记得那些深邃抒情的眼眸... ...

永远忘怀的,那些美好时光。
~张曼娟~

Tuesday, May 27, 2014

In your eyes; in my eyes

在我眼里,你看到了什么?(搞笑的回答是:眼屎。哈哈哈哈!)

前一阵子,朋友们热心的伸出援手帮我打听和offer我一些工作机会时,我很高兴从别人口中和眼中得知的我,两个字 “可靠”。当然,如果一个人说的不能成立,但是几个不同的别人都给于我这两个字。我欣慰,我自豪。真的,因为我知道也清楚我自己是以诚待人,以善为本,想法其实也很简单而已。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你争我夺的向来不是我的STYLE。

诚心,诚信对我来说很重要。一个人缺少了这个,谈不上配不上[可靠]。
要别人信服于你,首先要学会相信别人。
有云:人善被人欺。我想这也凑巧是天蝎最厌恶的一点-被人欺骗。

昨天,中学朋友的妈妈住院今天待动手术,陪了她和她6个小时余。在医院里目睹了一幕隔壁床的家属 - 舅舅&媳妇吵架。舅舅开始吼得越来越大声,也开始要动手。媳妇后来忍不住也开口回应,最后旁人和其他家属们把他俩劝开。我看着看着和朋友谈论着,自己却也难过了起来。其实我的难过是体会到身为媳妇或者照顾病者的那一位,已经有够辛苦的了,这样一吵会增加更令她觉得辛酸自己知。(她最后哭了,也在推来推去的情况下闪到了腰部)。

那位身为舅舅的...对!是长辈,但也不能完全因为你是长辈,就可以提高声量对人大吼大叫,而且三字经也出,然后就觉得小辈回应就是对你不尊敬,没礼貌,然后舅舅就可以要掌掴人。媳妇当时也是苦口婆心地告诉他原因,然后就开始换来无理的取闹。
“她是我的姐姐。”(但是,我注意到他只有关心,没有做到照顾的举动,只有那张嘴)
“她是我的妈妈。”(一直都看到媳妇的她忙进忙出地照顾)
和朋友谈论着,我也突然地流下眼泪。朋友吓着了。我只能说我自己眼浅。

回家后,因为车子的heater又开始神神的,开始又飙很高,所以我把这注意到的事项告诉老爸。(因为前一天开车时我已经注意到有这样的现象,所以出门前有自行检查了一遍水厢)。说着说着,老爸开始来声了,提高声量的说话和显得激动了。
我记得医院的那一幕,所以我压着自己保持冷静的语气问他:为什么你要越讲越大声的提高声量说话?老爸依然激动的大声说那是因为我在解释给你听,你懂吗?
我反问他:我知道哪三个是重要的水厢要检查,我也确定地告诉了你我今天检查了所有的这三个水厢的水位,不够的我有添水。现在的话就不知道,因为引擎还热,我不可能打开。
他依然老羞成怒的继续解释这个前面的水厢叫xx,另外两个水厢叫xx & xx。
我继续问他:我不是不知道什么跟什么,但我这三个都有检查,因为我知道这三个都重要也知道其关联性,现在我这样子做有什么不对吗?
"..."
我不是要赢或不尊重什么的,整个conversation里头,我不晓得有问题出错在哪个地方吗?为什么必须提高声量的对话而要开始一场不必要的口角?还好,没有吵起来。


我眼浅。
我可靠。
我还要继续检视和发现更多的我自己。

Wednesday, May 21, 2014

极力推荐 - CHEF

介绍一部我个人非常喜爱的电影 - CHEF。
偶然的上周,我逛了一下电影院网站浏览最近有什么好电影可以去看看的。法国电影节有多部电影上演,可是槟城的话,要等到六月。结果,当天就搜到了这部国际电影。翻看了一下预告片段,我就莫名地对它有好感,非常想看!怎料到,全国只有KL上演,槟城--没有!!!天啊~怎么会酱?!真的好失望哦!

过了几天,再度上网浏览电影院。却发现这部电影竟然在槟城开始上映了。太开心了!再度邀了那天原本要邀请一同前去看的朋友,马上就出发了。

我想我一开始时对它的美食制作手法感兴趣和吸引住了。但是,在欣赏这长达115分钟的电影过程中,我除了十分享受整部电影带来的愉悦,喜感,故事情节,蠢蠢欲动的音乐之外,深深感动我的还是主角在底谷怎样继续探索他对他所兴趣的烹煮,对食物的热诚继续摸索出一条属于他热爱的,享受的,快乐的道路。在此同时,电影也能够在这短短的115分钟充裕地表达完整一个孩子对爸爸的看法,爸爸对于带孩子的问题存在,一个原本破碎的家庭却能够重修旧好,现代社会的先进促使的一些代沟问题,如何能够透过与孩子的互相学习和成长来互补,甚至可以看到现实社会(尤其在工作上)的事实情景,如何从卑微的身份去为自己争取和说话。我突然想到了我自己。

我不也在摸索着自己的出路吗?
当我看到主角开始找到属于自己的出路,在车上开心地驾驶,快乐地歌唱,全情的投入自己热爱的工作时,我知道那才是他真正的快乐。他找到了!

我也非常喜欢那一幕,他非常严厉地喝责自己的孩子必须自己处理那又臭又脏的器皿。我可以了解身为一名厨师父亲的他这么苛刻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处在厨房工作时,就算那是什么狗屎腐烂恶腥难闻垃圾都好,都应该尽责去处理和面对,因为那是份内事儿。厨房是厨师的工作室。但是,对于身为小孩的他并不明白身为大人所面临的种种现实情况时是不会有人像他老爸一样替他解围处理,小孩只是觉得我已经很尽力去帮忙,协助你整理清洁打扫,为什么你还这么执著我非照你意思去处理不可呢?还是那一句,我真的非常喜欢这一幕。

电影中也穿插了一些时尚的玩意儿,例如社交网站,讨论区,一分钟短片视频。的确,妥当的善用,这些的确是可以很好的宣传武器。

另外,这是后期我才发现原来direct & writer本身就是原自于主角的手笔。而且,多位演员都是Iron Man的阵容演员。是有震惊到~

Anyway, 真的难得一部长达115分钟的电影里可以完整的表达这一切,即不沉闷也不啰嗦。
所以,我极力推荐 - CHEF。 


(这是来自[香港仔]里头,我喜欢的一首歌曲)

Friday, May 09, 2014

好好地拼凑我自己

5月6日是我期待已久的一天。终于来临也结束了。
怎样的不快过去就算了,我没想要纪录。
解脱了~也不必再忍受了~

另一边厢,正是再度检视自己要怎么的走下去的一步了。
以前的我,总有一种担忧在心。害怕如果万一真的还没有找到另一个出路,都畏惧不敢太冲动下决定。然而,这一次,虽然我也是在两个月前依然没有给自己寻找到出路的时刻,就提交辞呈。但是,我往后真的发现其实有些事并不比想象中难。这一次,我反而看见其实在某处的门被关上的时候,别处有好几扇窗和门正为我而开。当然最后的决定还是要我自己好好停一停,想一想。我想给我自己尝试一些比较活化不那么枯燥的事务,一些和以往不太一样的新东西。

有些声音劝我先休息一阵,准备好自己在继续[上路]。
有些声音则建议我可以趁未投入下一份工作前,去旅行散散心,再不玩开工后就比较难要去玩了。
比较surprise的则是妈子提出的,“你想到KL去工作吗?”(这个真的让我难以置信会从她的口中道出....)
怎样都好,当我储存好能量时,就会重新出发。

[不在乎失去一切,因为...
工作不能代表你
银行存款不能代表你
你开的车也不能代表你
皮夹里的东西不能代表你
衣服也不能代表你...]
好好地给自己搏斗下去~
加油~

Tuesday, May 06, 2014

Counting Days...

带点矛盾却又非常期待着结束的同时也非常不舍即将离开之前一般相处愉快的同事们(当然这不会包括恶魔,小人,双面人和假好人等)。

三月里某一天的决定,最后痛定思痛,还是以自身的健康与快乐为前提,敲定了离职一事。
我并不快乐的日子并没有在我有了决定后就变得轻松愉快得多,因为除了之前的战友同时之外,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我最亲的家人。

所以,每每老爸问起我换了新project一段时间了,工作还好?适应得来吗?
“嗯~”
这样的回答,往往都是在转过身后,快快把肚子里塞。

不说,是不想他们若听了之后替我担忧难过,又或者爱莫能助的无助感。
但,说也并不会全然理解我的感受,工作上面临的人事物的压力和不快。
真的,这个工作环境和压力非亲身亲历,旁人难以理解。

我一直在观察着自己,转换了project后自己操刀的那些日子里,尤其面临压力和时间赛跑时,我已经是另一个我了。一个失去了笑容,光彩,自信,消极,暴躁,情绪化,易怒的我。
我并不想失去自己,甚至因情绪的波动发泄或伤害了关心我的家人以及影响自身的健康。

于是,下了决定后,我依然选择了保持沉默不说,隐瞒我的不快。

不说,隐藏在心底是一件很沉重的负荷,没有强大的内心,随时touch到那些忍受的辛酸和不快就轻易要脱口而出,根本都无需强忍。不想成为一直都在埋怨,所以苦恼自己就够了。所以,一直在训练自己忍耐和坚强下去。

越看似里最后一天的两周,恶魔变本加厉的把更多事务丢过来给我处理,更在新人面前出演下马威,平时不见那么好心好意的恶魔,却天使般的善意来解释我应该怎么处理(其实,恶魔越说就越模糊,不说还好)。

我严重的动肝火两回。
一次,足以令一整天内我的情绪颠倒到顶点,极度难受,难过的一天。(也是令到久违去了流浪的大姨妈突然归来)这件事真的影响我最深,也是我认认真真深思熟虑的一点。

第二次,我忍受不公平待遇之下忍无可忍地回应了恶魔,气到极点的我,过后发现握着滑鼠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没有离开,也许无法逼使自己尝试新的改变,狠狠地作决定,选择。
我深信并希望未来的路会充满色彩~

我不喜欢告别,要告诉我自己明天要笑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