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Featured

扶爱◎爱父

上周四的傍晚忙着给他挂紧急检查直到办入院,跟着一连几天都把所有的精神和时间往医院跑。终于随着他在周三可以出院后,松了一口气~ 
昨天,以为终于可以偷偷可以来个属于自己的时段,去吃顿好的(当时饿得饥肠辘辘了)或者泡一场电影(我的最爱娱乐消遣),结果,车子开到快要到商场的分岔路时,我还是放不下,我做不到自私的去享乐,最终,还是左转开往回家的路。
想想。。。这可能就是爱父心切。 想想。。。父母还不是一样的对孩子放不下心吗?
那天在医院陪伴父亲在病房内,来回的慢步走走。我把手挽着父亲的手肘,更像搀扶着他陪走。我的手一搭上去,突然就触了一下,迅速地眼眶的泪水就快要滴下。
心想:(我没有选择婚姻之路,当然不会有过这样的机会可以挽着爸爸的手,就像步入教堂或者爸爸语重心长的把我托付给我所爱的伴侣。如今,我却可以享有这样的机会,挽着他的手慢慢地一步一步走, 我还是赚到了!我高兴却也难过,因为必须在这样的时间点,我才可以挽着他一起走。。。。。。)
在我还来不及想更多时,父亲却对我说:“佩诗,爸爸妈妈老了。。。 就剩你一个人。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你和弟弟,哥哥们要互相照应,要和好相处啊。。。”说即,他眼眶红了,偷偷拭泪。
稍微走在他身后的我,听了这一番话,简直是更难过了。他在那一刻,想到的不是自己的身子/病痛,而是在忧心予孩子们。我故作坚强地在后头轻拍他的背,开玩笑地说:“你别想太多啦!想回你平时怎么顺畅如厕吧!我们不会吵架的啦!你快想想可以畅快的排遗,那种舒服的时刻吧!”我又故意搭了他的背两下,然后走得更落后些,快速地也擦拭自己的眼泪。
还没入院前的一天晚上,我对于父亲病了快一周,病情却依然没有起色而想给于他关怀,替他按摩他喊疼痛的头部,却被父亲哭着大声拒绝而感到难过难受万分。当时,他很固执,不听劝。气急败坏的我建议带他去医院,他又不回应。我不晓得我还可以说些,做些什么。 我不懂还能向谁说,我的担忧,我的烦恼,我夜里看见他睡不好,早晨看见他稍微可以入睡,每一天上班前,下班回来见到父亲疲累乏力,脸部表情很痛苦的表情,而他却还不想入院检查而担忧。
当晚,我选择了走去舅母的家抒发了心里的难受,然后,装作安然无恙地走进家门。
那一天,我问我自己:小时候,爸爸妈妈对孩子们说要听话;但是为什么年长的爸爸妈妈,都不听孩子们的话了呢?

我在这次爸爸入院的事件中,更让我理解到陪伴老人甚至双亲的重…

Latest posts

快樂不快樂

The Goblin

《生日》

简简单单,笑一笑

新一代的牛郎织女

《那些美好时光》

In your eyes; in my eyes

极力推荐 - CHEF

好好地拼凑我自己

Counting D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