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香?

跌倒100次,要站起身100次,再失败再尝试,未放弃前仍有希望。
 ~ Nick Vujicic

结束了一周的忙碌工作及生活后,却也再延续了另一周的生活和继续忙碌的工作时日里。的确是有完没完似的... ...一个是回来了,则另一个呢这次是后备两天。至于自己的事务却也堆积如山的拖一天过一天,过一天拖一天(因为只能有少部分时间去完成呀)好几天都索性连午膳时间也给省了下来,就随便来杯热饮,然后就一坐做到告一段落或紧急时刻才稍有离开。则,有时紧绷到不行时,那么就会什么都不管的用着一种洒脱的步伐离开to hv a break。如果不酱子做,偶肯定burst掉!

Anyway, 工作上的无可奈何是不可避免的啦~只是,这一周却也不怎么好过的。其实,也要怪罪于那个嗅觉还属于比较灵敏的偶啦。还未前去告假的同事由于患了严重都未病愈的重感冒,所以什么鬼都闻不到。而我呢,则从上周五就开始埋怨空气中就浮玄着一股很沉,很臭的味道。硬要形容的话,就好比剥了壳的虾壳,忘了给打包丢进垃圾桶处理掉的感觉。(可想而知哩?)但是,但是喔...没人理会!因为那只是我一个人的“幻想”而已(当然我已经开始猜出到底有些什么东西或事情会导致),说了出来,大家也因为事不关己,反正那支针管的头都未刺到肉嘛,所以我就纯粹一人疯言疯语好了。很好,睡眠已经不足,体力也快撑透,压力还得承受的当儿还附送“香囊”,妈的!真是头快晕,快爆和必须自备氧气筒来上班了。真的就是*的只有我一人不停不停地闻到呀~

既然没人理,也没有能力去引起大家的骚动力求有关人士采取行动,所以,就只好自个儿当福尔摩斯去啦。沿着柱子去观察,结果,真的给我发现了“有嘢”!多少人会留意和走到那个楼梯斜下方的那个地方去的?没错,就只有一个傻蛋总是自以为是的去行事。看了很久,始终看不出那是一团什么东东?既像灰尘团,也像布块的...但是,就不敢更近距离的凑近。只好找个人来帮帮眼。结果,她看不懂后就跑去弄了根柴来(我还是不敢凑近,而且还自欺欺人的希望那不是我所想象的)。结果呢?她证实了是米XX。由于我不肯定她就这么厉害能够辨得出,所以,自己凑近看了一眼。那个头部和尖尖的...咦~毛骨悚然!真的是啦,所以我火速地叫负责人来处理掉。而那时我也相信就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吧?我不晓得,但是也许是善后处理并不完善,也许是还有不为人知的...我真的依然还有闻到。但是,就是不会再说了。因为... ...唉~算了吧。不能大家一起死的话,那我就是最先离开的那位咯...请记得播放林忆莲的‘玫瑰香’和献上白玫瑰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工作做不死人的,只会被异味熏死而已。生命是短暂的,还能活着就应该好好地过。

Comments

John_C said…
我有时会透过寂寞女爵的链接来到你的部落,然后经过你的部落的链接我又会去看安格斯网的部落
很多时候到访人数总是比留言的人数来的多,写作人看到留言或回复,部落的文章更新的就会更多更快。但愿你的部落越来越精彩,粉丝越来越多。
p/s : 你的照片造型好好笑。
pepC said…
谢谢你的留言咯~欢迎常来,哈哈。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