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7, 2014

In your eyes; in my eyes

在我眼里,你看到了什么?(搞笑的回答是:眼屎。哈哈哈哈!)

前一阵子,朋友们热心的伸出援手帮我打听和offer我一些工作机会时,我很高兴从别人口中和眼中得知的我,两个字 “可靠”。当然,如果一个人说的不能成立,但是几个不同的别人都给于我这两个字。我欣慰,我自豪。真的,因为我知道也清楚我自己是以诚待人,以善为本,想法其实也很简单而已。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你争我夺的向来不是我的STYLE。

诚心,诚信对我来说很重要。一个人缺少了这个,谈不上配不上[可靠]。
要别人信服于你,首先要学会相信别人。
有云:人善被人欺。我想这也凑巧是天蝎最厌恶的一点-被人欺骗。

昨天,中学朋友的妈妈住院今天待动手术,陪了她和她6个小时余。在医院里目睹了一幕隔壁床的家属 - 舅舅&媳妇吵架。舅舅开始吼得越来越大声,也开始要动手。媳妇后来忍不住也开口回应,最后旁人和其他家属们把他俩劝开。我看着看着和朋友谈论着,自己却也难过了起来。其实我的难过是体会到身为媳妇或者照顾病者的那一位,已经有够辛苦的了,这样一吵会增加更令她觉得辛酸自己知。(她最后哭了,也在推来推去的情况下闪到了腰部)。

那位身为舅舅的...对!是长辈,但也不能完全因为你是长辈,就可以提高声量对人大吼大叫,而且三字经也出,然后就觉得小辈回应就是对你不尊敬,没礼貌,然后舅舅就可以要掌掴人。媳妇当时也是苦口婆心地告诉他原因,然后就开始换来无理的取闹。
“她是我的姐姐。”(但是,我注意到他只有关心,没有做到照顾的举动,只有那张嘴)
“她是我的妈妈。”(一直都看到媳妇的她忙进忙出地照顾)
和朋友谈论着,我也突然地流下眼泪。朋友吓着了。我只能说我自己眼浅。

回家后,因为车子的heater又开始神神的,开始又飙很高,所以我把这注意到的事项告诉老爸。(因为前一天开车时我已经注意到有这样的现象,所以出门前有自行检查了一遍水厢)。说着说着,老爸开始来声了,提高声量的说话和显得激动了。
我记得医院的那一幕,所以我压着自己保持冷静的语气问他:为什么你要越讲越大声的提高声量说话?老爸依然激动的大声说那是因为我在解释给你听,你懂吗?
我反问他:我知道哪三个是重要的水厢要检查,我也确定地告诉了你我今天检查了所有的这三个水厢的水位,不够的我有添水。现在的话就不知道,因为引擎还热,我不可能打开。
他依然老羞成怒的继续解释这个前面的水厢叫xx,另外两个水厢叫xx & xx。
我继续问他:我不是不知道什么跟什么,但我这三个都有检查,因为我知道这三个都重要也知道其关联性,现在我这样子做有什么不对吗?
"..."
我不是要赢或不尊重什么的,整个conversation里头,我不晓得有问题出错在哪个地方吗?为什么必须提高声量的对话而要开始一场不必要的口角?还好,没有吵起来。


我眼浅。
我可靠。
我还要继续检视和发现更多的我自己。

No comments: